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从黄昏起飞

大道不行,各尽本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从“限娱”到“限广”,接下来要限什么?  

2011-11-30 13:03:53|  分类: 思想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旧文。从“限娱令”到“限广令”,接下来要限什么?】
  
  
  娱乐死了,道德就有救了吗?
  
  
   前不久,中国最重磅的娱乐节目“快乐女声”被勒令停办一年,一位以乌鸦嘴著称的朋友对我说:这不是好兆头,接下来会有更大的动作。这厮最喜预测足球比 赛,嘴巴之臭堪比贝利,和我赌球,几乎从未胜出,常常殷勤献上啤酒和鸭头若干。所以我们向来只把他的话当做玩笑,从其反面推断未来的走向。不曾想,这次竟 被他说中了。风传多时的“限娱令”堂而皇之登上了国家广电总局的官网。《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节目管理的意见》满纸杀伐之气,必将掀起娱乐江湖 的血雨腥风。看来,2012年,不是世界末日,却可能构成中国娱乐节目的冬天。
  如你所见,今日中国的许多政令,都包含一个“限”字,除了限娱 令,还有限行令、限购令等。“涨”、“被”都曾当选为年度汉字,不知在今年,同样极具中国特色的“限”能否荣耀上榜?反观政府部门,国家广电总局正是其中 最善于生产禁令的一家。难怪有人调侃,建议广电总局与国家质检总局互换工作,前者负责食品安全,后者负责文化审查,保证是一场双赢。
  国家广电 总局的新闻发言人认为“限娱令”一说过于简单化,然而,观诸《意见》之要点:各大卫视频道在晚上7:30到10:00的黄金时间,每周娱乐节目不能超过两 档;全国卫视选秀节目一年加起来总量不能超过10档,类型不得重复;各台必须设一档道德建设类节目;此外,要减少台湾艺人参加内地节目的数量——这不是限 制娱乐,还能是什么?
  这其中最要命的乃是前两条。第一条是限娱的重中之重。而今,你在黄金时间打开电视机,入目的影像,不是挠首弄姿的歌舞 女,就是浓妆艳抹的相亲女,不是一本正经的周立波(《中国达人秀》),就是故作高深的乐嘉(《非诚勿扰》),长此以往,不免令人生厌。但是,黄金时间,不 仅是受众的黄金,更是广告的黄金。有时看电视,觉得广告比剧情还长,故曾有相声讥嘲:“禁止在广告时间插播电视剧!”不过,广告是电视台的食粮,没有广告 收入,电视人怎么过活?重庆卫视禁播商业广告以后,收视率大幅下跌,工作人员或者降薪,或者下岗。“限娱令”拿娱乐开刀,受伤的却是广告,同在黄金时间, 一档《非诚勿扰》,与一档《今日说法》,广告商更愿投哪一个?所以不难想见,一旦“限娱令”大行于江湖,重庆卫视的今天,便是大多数电视台的明天。
   那第二条,显然是阴谋家们欲演“二桃杀三士”的故伎。数十家电视台,只允许制作10档选秀节目,这相当于在数十个饿鬼之间,投入十个馒头,然后坐观他们 为嗟来之食大动干戈,自相残杀,笑看风云,不亦快哉。而且,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10档选秀,不许重复,话事权自然紧紧握在国家广电总局手里,尔等若想分 一个馒头,先把主子伺候好了。“二桃杀三士”之外,还留了一手投桃报李,电视台先“报李”,广电总局再“投桃”。
  且不问国家广电总局叵测的居 心,这里单说一点:为什么要限制娱乐节目,是否有此必要?若然,我们应该采取哪一种限制方式?首先需要辨明,娱乐节目不是洪水猛兽,它的泛滥并不足惧,在 任何时代,只要受众可以自由选择,他们必定喜欢轻逸超过沉重,必定喜欢笑声超过哭声,必定喜欢娱乐超过正剧,说到底,对娱乐节目的偏爱,根植于人性深处; 而且这种泛滥,远未达到耸人听闻的“娱乐至死”之境界,也许在西方,“娱乐至死”的阴影已经布满了文化的苍穹,但在中国,娱乐所需直面的迫在眉睫的难题, 不是如何死,而是如何活。
  “限娱令”所打的旗帜,乃是反低俗。我们不能否认,有些娱乐节目,以低俗为噱头,以缺德为卖点,加速了道德的败坏, 譬如《非诚勿扰》的女嘉宾马诺声称她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,宁可坐在宝马车里哭。然而这种拜金的风潮,先于娱乐而流行,道德的亏损,早已是一笔烂账。娱乐节 目只是一面开放的平台,用来呈现、分解风靡一时的观念和道德,它可能有倾向性,但它并不能代理电视机前的受众作出选择。娱乐不是道德的敌人,同样,道德更 不应该成为娱乐的敌人。
  在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,对娱乐节目进行适当的管制,也许不是坏事。问题在于,这种管制,应由政府强制,还是市场调节。 可作参照者,是法治国家对言论与思想的态度。霍姆斯大法官有一句名言:如果我们想确定一种思想是否为真理,那就让它在思想市场的竞争之中接受检验。政府的 钳制与禁锢,也许可以打击一个坏主意,却不能提出一个好主意。同理,“限娱令”只是在头疼医脚。娱乐的泛滥并非低俗的根源,限制娱乐却可能沦为低俗的象 征。我只担心,“限娱令”非但不能净化道德,反而滋长了低俗。
  退一步讲,你可以管制娱乐节目,但你不能砸电视台的饭碗。“限娱令”的困境,不 仅在于公权力的压迫无法拯救道德,还在于这种压迫,打碎了市场的自由。所以它必将遭遇执行者的阳奉阴违、暗度陈仓。不难想见未来的一幕,《非诚勿扰》涛声 依旧,其性质,却在孟非口中,从“婚恋交友类节目”变成了“生活服务类节目”,假如担心名不副实,可撤下乐嘉,换上柏万青或朱军,这一转身,江苏卫视还多 了一档“道德建设类节目”呢。
  退一万步讲,哪怕娱乐死了,道德就有救了吗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