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从黄昏起飞

大道不行,各尽本分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书识小录(之三十):心地光明如雪  

2011-11-27 13:16:49|  分类: 饥谨阅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与其说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,不如说是黑社会主义国家。
  据金观涛、刘青峰《开放中的变迁:再论中国社会超稳定结构》:国共两党都在相当程度上继承了中国传统社会的秘密结社,有人把中共的统治方式称为“黑社会主义”,即强调它有类似于帮会之处。(参见金观涛、刘青峰《开放中的变迁:再论中国社会超稳定结构》,法律出版社2011年1月第一版,第266页)
  
  除了《与妻书》,林觉民赴死前,还作有《禀父书》:“不孝儿觉民叩禀父亲大人:儿死矣,惟累大人吃苦,弟妹缺衣食耳,然大有补于全国同胞也。大罪乞恕之。”另,死前提审,林觉民不会说粤语,便用英语答问,慷慨陈词,满庭震动,两广总督张鸣歧叹道:“惜哉,林觉民!面貌如玉,肝肠如铁,心地光明如雪。”
  
  汪孟邹和胡适都是安徽绩溪人,他给胡适写信,不称兄,而依方言称哥,如:“愿吾哥本自己的主张,谨慎做去,进之者有益于国家之前途,退之无损一己在社会所占之地位,此我之目的也……仲翁(陈独秀)对于吾哥确是十分爱惜,但他说话偏激,哥素知其详,望勿介意为幸为幸。”
  
  “联俄、联共、扶助农工”,还是“联俄、容共、扶助农工”?在三大政策的创造者孙中山眼里,中国共产党不过是一班“自以为是”的“中国少年学生”,是“北京一班新青年”的小组织,“完全不值一提”。他颇看不起中共,怎么肯能联共呢?容共的话,都是给苏联人面子。
  孙中山看不起中共,其来有自,因为彼时中共的力量和影响力实在微不足道。三大政策提出,当在国民党一大,即1924年。其时,国民党有17.5万党员,然而,直到中共召开四大(1925年1月11日至22日在上海举行),党员只有994人。
  
  以党为国家与国民的母亲,并非始自共党。1928年9月3日,由胡汉民起草的《训政大纲提案说明书》称:“……于建国治国之过程中,本党始终以政权之保姆自任。”此党为国民党。“保姆”一说,更胜母亲。
  引文全段如下:“夫以党建国者,本党为民众夺取政权,创立民国一切规模之谓也。以党治国者,本党以此规模策训政之效能,使人民自身能确实用政权之谓也。于建国治国之过程中,本党始终以政权之保姆自任。其精神与目的,完全归属于三民主义之具体的实现。不明斯义者,往往以本党训政主义,比附于一党专政与阶级专政之论,此大谬也。”
  
  1932年3月28日,国难会议召开前夕,在南京,国民政府行政院长汪精卫对国难会议代表之一王造时说:“会议是政府召集的,我们是主人,诸位是客人,诸位如是不满意政府的办法,去革命好了!我们流血革命,打出来的政权,岂能随便说开放就开放!”
  王造时说:“革命不是哪个人哪个党派的专利品,如果逼得人民无路可走,自然有人会去革命,不过困难这么严重,我们是不愿同室操戈来闹革命的。汪先生身为行政院院长,负最高政治责任,当此民族生死关头,应团结全国,共赴国难才对,反叫人家去革命,我期期以为不可。不负政治责任的人,说说还无所谓,汪院长万万说不得。我们固然是由政府聘请的,不是人民选出来的,但是国家是全国人民的国家,大家都有份,不能拿客来比喻我们是客人,我们同样是主人,政府既然聘请我们,我们有意见便要提出。中山先生的遗教‘天下为公’,汪先生的话,未免‘天下为私’了!”
  
  罗素《我愿意生活于其中的社会》:“我们的后代回顾我们时,将会视为黑暗时代之最后一瞬。”
  
  黄庭坚《书嵇叔夜诗与侄木夏》:“余尝为诸弟子言,士生于世,可以百为,唯不可俗,俗便不可医也。或问不俗之状,余曰:难言也。视其平居无以异于俗人,临大节而不可夺,此不俗人也。”
  
  子夏说孔子:“君子有三变:望之俨然,即之也温,听其言也厉。”
  
  ……(周辅成)先生又说,一等的天才搞文学,把哲学也讲透了,像莎士比亚、歌德、席勒。二等的天才直接搞哲学,像康德、黑格尔,年轻时也作诗,做不成只得回到概念里。三等的天才只写小说了,像福楼拜。
  ……“我以为二十一世纪的新伦理学,首先不是把仁或爱(或利他、自我牺牲等)讲清楚,而是要先把公正或义(或正义、公道等)讲清楚”。
  ……先生说,现在中国的问题是大人物只关心自己的小事情,而小人物的大事情却没人管。先生怕我不明白,特地解释说,大人物的小事情就是升官、出国、捞钱,安置子女。大人物做起这些小事情来卑鄙得很。小人物的大事情是生老病死,看不起病,上不起学,住不起房,社会没有公义啊。先生又说,大人物可要注意了,小人物的大事情办不好,大人物的小事情也会出麻烦。一个社会没有正义,必定要出问题,人类几千年历史就是这样走下来的。
  ——赵越胜《辅成先生》
  
  圣·奥古斯丁:只有能拿走我灵魂的人才能带走我的生命。
  
  丁耘《儒家与启蒙》(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2011年9月第一版)第61页脚注一云:“如何阅读甘阳大概能测试出这个时代的智力和耐心,正像如何对待蒋庆能够测试出这个民族的气运与傲骨。”丁先生推崇甘、蒋,故将这二位视为时代与民族的试金石。多年以来,我对蒋庆的印象渐有改观,然而他重建中国儒教,始终是一大败笔。至于甘阳,乃是康有为一流的人物。
  
  海涅:慕尼黑是一个村庄,座落在艺术和啤酒这两座山丘之间。
  
  余华《十个词汇里的中国》后记最后一段:
  这样的感受刻骨铭心,而且在我多年来的写作中如影随行。当他人的疼痛成为我自己的疼痛,我就会真正领悟到什么是人生,什么是写作。我心想,这个世界上可能再也没有什么比疼痛感更容易使人们互相沟通了,因为疼痛感的沟通之路是从人们内心深处延伸出来的。所以,我在本书写下中国的疼痛之时,也写下了自己的疼痛。因为中国的疼痛,也是我个人的疼痛。
  
  陕北信天游有一句歌词:“白花花的大腿水灵灵的逼,这么好的地方留就不住你。”汪曾祺小说《黄开榜的一家》引了一句苏北小曲:“白掇掇的奶子粉撮撮的腰……”似可与之呼应,可惜不知下句。
  
  恭亲王奕䜣临终前对光绪说:闻有广东举人主张变法,当慎重,不可轻任小人也。
  
  严复评黎元洪:“黎公大德,天下所信。然救国图存,断非如此道德所能有效。何则?以柔暗故!遍读中西历史,以为天下最危险者,无过良善暗懦人。下为一家之长,将不足以庇其家,出为一国之长,必不足以保其国。”——当国家领袖在世人心中的形象,只剩下一副道德面孔,往往不是好事。
  
  段祺瑞爱打麻将,然极节制,常以八圈为限。
  
  1936年11月2日晚,段祺瑞病逝于上海,其遗嘱为民国开出了“八勿”药方:勿因我见而轻启政争,勿尚空谈而不顾实践,勿兴不急之务而浪用民财,勿信过激之说而自摇邦本,讲外交者勿忘巩固国防,司教育者勿忘保存国粹,治家者勿弃固有之礼教,求学者勿鹜时尚之纷华。
  
  1926年,三一八惨案发生后,周传儒在《清华周刊》撰文质问:“纵令不为学生,而为暴徒,不为外交,而为内政,不为请愿,而为袭击,不为协作,而为破坏;以政府之威力,卫队之众多,阻之,驱之,捕之,何所不可?奈何对此数千赤手空拳之男女学生,竟下毒辣手段,索其性命,残其肢体,使之血肉横飞,亲朋惨痛。”(周传儒《三月十八日案之责任问题》)
  
  1934年9月,萧红《生死场》写成。因小说写到东北人民抗日,被中央宣传部书报检查委员会搁置半年,仍不准出版。后纳入鲁迅主编的奴隶丛书,才得以面世。
  
  江弱水说胡兰成:得之于民间的,是江湖气;得之于史上的,是名士气;两者合而成为胡氏特有的策士气。
  
  马君武《哀沈阳》诗二首:
  赵四风流朱五狂,翩翩蝴蝶最当行。
  温柔乡是英雄冢,哪管东师入沈阳。
  
  告急军书夜半来,开场弦管又相催。
  沈阳已陷休回顾,更抱阿娇舞几回。
  
  赵四即赵一荻,朱五即朱湄筠,原北洋政府内务总长、代总理朱启钤的第五女;蝴蝶则指电影皇后胡蝶。
  其诗乃仿李商隐《北齐》:
  
  一笑相倾国便亡,何劳荆棘始堪伤。
  小怜玉体横陈夜,已报周师入晋阳。
  
  巧笑知堪敌万机,倾城最在著戎衣。
  晋阳已陷休回顾,更请君王猎一围。
  
  1933年,科耶夫在法国高等应用学院讲授黑格尔,从而影响了一代人。那年他仅仅31岁,从俄国流亡巴黎,哪里有资格登台授课呢?这则源于著名哲学史家亚历山大·科亚雷(Alexandre Koyre)的举荐。科耶夫与科亚雷结识,一说是因他勾引科亚雷的弟媳,另一说,科耶夫与科亚雷的侄女订有婚约,为了调查科耶夫的人品身世等,科亚雷与其会面,见面后,科亚雷立即就说:我那平庸的侄女怎么瞧都无法配得上这样的天才。于是便解除了他俩的婚约。1933年,科亚雷受聘开罗大学而离开法国,便推荐科耶夫代其讲授宗教哲学课程,此课程的内容乃是黑格尔《精神现象学》。(见矢代梓《二十世纪思想史年表》,第11页)
  
  奥康纳说:“在美国,每七个人中,只有一个人知道约翰·罗伯茨是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,但是,有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能说出选秀节目《美国偶像》三名评委的名字。这种不正常的情况必须改变。”依此,我做了一个调查,任选十个QQ在线好友,问:“知道王胜俊是谁吗?不用搜索,请直接回答。”九人答不知,只有一人答:最高法院院长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